如果你想要拥有幸福美满的婚姻关係;想要和孩子建立良好的亲子关係;想要和周遭的朋友们相处融洽;想要和在乎的人创造美好的连结,那幺你认为最重要的关键要素会是什幺呢?

妈妈了解自己吗?运用「周哈里窗」提升人际关係

心理学家乔瑟夫.鲁夫特(Joseph Luft)和哈利.英格汉(Harry Ingham)为了帮助人们进行良好的沟通,提出了「周哈里窗」理论。倘若能够充分理解并善加运用这四大区域,就能拥有良好的人际关係。

「周哈里窗」理论中的四大区域分别为:
1. 开放自我:自己知道,别人也知道的部分
2.盲目自我:别人知道,但自己不知道的部分
3.隐藏自我:自己知道,但别人却不知道的部分
4.未知自我,自己和别人都不知道的部分

开放我:我知道,别人也知道的我

开放我,指的是自己知道,别人也知道的部分,也称为「开放领域」(OPEN AREA)。

这两位心理学家认为,人们如果能够尽可能拓展扩大开放自我领域,透过更多的自我揭露,就可以拉近彼此间的距离,创造美好幸福的人际关係。

每次当我在课堂上进行分组对话练习时,一开始常常会因为和对方不熟,连和对方对到眼都会觉得尴尬不自在。但在自我介绍后,如果知道对方跟我一样都是妈妈,而且正巧孩子年纪差不多时,说也奇怪,很容易就能跟对方变熟。一到了休息时间,彼此还会继续分享交流妈妈经,也会聊一些只有妈妈才懂的心里话。下次上课碰面时,甚至还会互相交换彼此可能需要的物品,会知道彼此喜欢的事,也会刻意避免对方不喜欢的。

像这样透过拓展自我,让彼此能够更加认识,了解对方喜欢什幺、讨厌什幺,自然就能减少不必要的冲突。即使当冲突发生,也可以很快化解。不过,互相认识彼此的过程中,有时并非都如此顺利。某次,当我在一间企业进行演讲时,有一位男性朋友分享了他的故事。

某个炎热的夏日午后,太太打电话给我,说她想吃冰淇淋,要我下班后买回家。于是,下班回家的路上,我顺道去了超市,买了一大袋的冰棒。

回到家后,我把装了冰棒的袋子递给太太,接着就先进房换衣服。当我从房间出来时,却看到太太把冰棒全部倒在桌上,一脸不悦地看着我。于是我问她:「怎幺了? 怎幺不吃呢?」

想不到,她开始大发雷霆:「我明明是要你买冰淇淋回家,结果你买了一堆冰棒,我要的冰淇淋在哪里?」听她这幺一说,我才知道她在气什幺,我连忙向她道歉,跟她说我再出去买就是了。但她却更生气地说:「买不买冰淇淋根本不是重点,重点是你难道不知道我不吃冰棒吗? 我们在一起十一年了,你怎幺会连我不吃冰棒这件事都不知道? 你到底了不了解我啊?」儘管我一再道歉,太太却仍旧很生气。突然间,我想起了一件事,也因为这件

事,巧妙化解了这次的吵架危机。

「老婆,妳记不记得上次我生日的时候,妳炒了一盘茄子。可是妳知道吗? 我其实不喜欢吃茄子,而且很讨厌茄子的味道,妳看,妳也不知道我不爱吃茄子对吗?」

「老公,你不吃茄子吗?」太太听完我的话,吓了一跳。

说完,我们两个都笑了。

在认识对方的过程中,有时也会像这样发生冲突。故事中的先生,想必之后绝对不会再买冰棒给太太吃了。当我们越了解对方,自然而然地也就越能减少冲突。

和子女沟通时也是一样,就算孩子是我们生的,我们一手带大的,他们仍旧是独立完整的个体,有自己的想法和习惯。如果我们总是把自己的想法加诸在孩子身上,这会让亲子关係产生许多冲撞磨擦。因此,我们应该要透过沟通、透过相处的经验,试着更认识彼此,当我们以同理心理解对方时,关係自然就会圆满融洽。

盲目我:我不知道,别人却知道的我

某次,忘了是因为什幺事情,和儿子闹得有些不愉快。争吵时,儿子突然对我说:「反正我说什幺妳都听不进去,到最后还不都是妳说了算。」我记得当时的我,听到这句话非常难过。同时我心里想的是:「不是我不肯听你的,是因为你说的话根本一点道理都没有,有谁会听得进去啊?」所以更感到委屈。之后,我和一位很要好的朋友聊天时,她对我说:「虽然妳表面上微笑着,但事实上只要妳心里面认为妳是对的,就绝对不可能妥协让步。」

你是否也曾有过,像这样心里对自己的看法和别人不同的时候呢?

当我最信任、最亲近要好的朋友,有意无意跟我提过好几次后,我才第一次察觉到:

「啊,原来在别人眼中的我,是这个样子的啊!」仔细回想后,脑海中浮现出了过去自己在与亲近的人相处时的回忆,我似乎真的像他们所说的一样。事后回想起来,甚至会为此感到很不好意思,恨不得立刻找个洞钻进去。

每个人都需要透过别人的意见回馈,让我们去看见自己看不见的盲点。但必须说,这个过程其实是很痛苦的。因为即便我们知道这些意见和回馈是出自于善意,但心里还是会觉得那些话听起来像是在批评、贬低自己,因此会心生抗拒而不愿意承认。在周哈里窗理论中,像这样别人看得见,自己却看不见的盲点,就称之为「盲目我」(BLIND AREA)。

试想当我们闭上眼睛时,周遭的人却都张大眼睛在盯着我们、观察我们的一举一动,我们自己看不见自己,但别人却可以一眼就看穿我们,这样的感觉一定或多或少会让人觉得不舒服、不自在。然而,虽然我们外表看起来似乎对自己很了解,但有时候我们也需要放下身段,去倾听孩子的声音、接纳孩子的建议,透过孩子的双眼,去看见我们自己看不见的盲点。这也是扩大开放自我的领域,藉此拉近彼此间的距离,建立良好亲子关係的一种方式。

隐藏我:我知道,但别人不知道的我

一对男女初次见面时,他们只知道对方的学历、工作、住哪里等基本资料,除此之外,他们对对方一无所知。某次见面后,他们聊了起来:

「我很喜欢吃韩国传统料理,因为我从小在美国长大,每次只要妈妈来美国找我时,就会煮牛骨汤和泡菜饭给我吃,到现在回想起来都觉得很幸福。所以只要我一有机会回到韩国,就会想吃牛骨汤和泡菜饭,即使到现在也是一样。」

「原来如此,我倒是从来没去过美国,每次看到电影中出现纽约的场景时,就会想说将来有机会一定要去美国走走,也想去纽约中央公园散步,很想多了解一些关于美国的事。」

「好啊! 那之后如果来美国玩,一定要来找我,我再带你去玩。」

现在这两个人是不是稍微对彼此更了解了一些呢?他们是怎幺做到的?因为他们跟对方说了关于自己的事情。在周哈里窗理论中,第三个象限就是:自己知道,但别人却不知道的部分,称之为「隐藏我」(HIDDEN AREA)。即使是在很亲密的关係中,如果对方没有透露更多关于自己的事,当对方做了出乎我们意料的反应或举动时,我们甚至会觉得对方很陌生。这部分在亲子关係中也是一样的,我们总是希望,很多事就算不说对方也能理解,却往往事与愿违,反而引起更多冲突和误会,甚至让关係变得更糟糕。

过去的我,也曾经因为像这样自以为是,导致和很在乎的人关係决裂。事后回想起来,会有这样的结果,最大的原因是,当我在别人面前袒露自己时,会让我感到自卑,甚至会觉得害怕。或许是从小在不健全的家庭环境中长大,我会担心如果跟别人说这些,对方会不会瞧不起我?久而久之,变得不习惯跟别人说内心话。然而,其实每个人心中都是渴望被别人看见的。直到后来,我开始学习沟通,在对话练习的过程中,发现学员们很多时候(其实几乎是每次),都愿意也乐于和别人分享关于自己的故事。只要能放下心中的担忧、恐惧,不在乎别人怎幺看、怎幺想,就能够坦然透过更多的自我揭露,让别人看到隐藏的自我。

未知我:我不知道,别人也不知道的我

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潜意识储藏库,带着潜意识来到这世上。在周哈里窗理论中所提到的,自己不知道、别人也不知道的「未知我」(UNKNOWN AREA),有可能指的就是人类潜意识的部分。在与人相处时,其实只要能运用前面所说的三个领域,即使不触碰到潜意识未知我这部分,也足以拓展增进人际关係。不过,在这部分我们所要知道的是,我们并非所想像的那幺了解自己,每个人都还有一部分未知的自我领域,是连自己都没有意识到,等待我们去开发探索的。

我经常在想:我到底有多了解自己呢?我是否能够全然地接纳包容我所认识的自己?是否能真诚坦然地向他人袒露自己?在通往彼此互相了解的这条路上,过程中需要进行多少次的沟通对话?需要鼓起多大的勇气?又需要学会多少沟通技巧才能做得到?

我想,只要我们可以真诚地开放自己,和别人一起互相分享学习,这是真的有可能实现的。有了孩子之后,练习扩大「开放自我」这块领域,似乎也是一条必经的学习之路。

和我一起主持电台节目的搭档金泰恩,曾说过这样的话。她说其实扩大「开放自我」,就好像是参加一场跨栏竞赛,透过不断地练习、训练,一次又一次跨过一道又一道的关卡,穿越一层又一层的障碍,打破过往的限制,在关係中学会包容同理、接纳彼此。独自一个人走在这条路上,或许会很累、很苦,但假如我们都愿意一起踏上这条路,理想的终点就在不远处。

自我对话练习

想想看,妳身边最了解妳的人是谁? 妳最在意的人是谁? 透过以下的问题练习扩大彼此间的开放领域。作答完后,好好聊一聊,看彼此对这五个问题有什幺样的想法和意见? 或许能让你们之间的关係更靠近喔!

1.他是否知道自己喜欢什幺? (自己的隐藏我)
2.你是否知道他喜欢什幺?(对方的隐藏我)
3.为了避免做出对方讨厌的事情,你们各自做了什幺?(彼此的隐藏我)
4.他对你提出不同的意见时,你是否能理解接纳?(自己的盲目我)
5.在他面前,你是否能真诚地开放自己?(自己的隐藏我)

妈妈了解自己吗?运用「周哈里窗」提升人际关係《疲惫妈妈的修复练习》